尤文图斯对战恩波利
當前位置:首頁 - 自留地兒 - 悅讀
自留地兒

    身體里的故鄉

    來源:法眼網 發布時間:2017年09月04日

  • 作者:席慕蓉 來源:讀者

      1989年8月底,我上蒙古高原,從張北開始上,高原就像往上的坡,一層平的,再一段有坡度。突然,草原出現了,一下子,在你前面鋪得無限遠。

      我當時坐著北京吉普。1989年的北京吉普,馬力很大,司機是快車手。我覺得一下進到了草原的中間,我被草原環抱起來。我那個時候就開始叫起來了:“我來過,我來過,我見過!”

      后來別的朋友問我:“你第一次踏上高原有什么感覺?”我說:“我覺得好像走在自己的夢里,那種似曾相識的夢里。”

      2014年10月,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頒發給三個人,他們發現人的大腦里有杏仁核,管情緒的,還有海馬回,管記憶的。諾貝爾委員會的聲明稱,這三位科學家的發現解決了哲學家幾百年都沒有解決的疑惑:我們去過一個地方,第二次去時怎么就不用帶地圖了。讓我們所有生命之道——空間方位、空間認知,準備什么呢?準備好知識以后,重臨舊地——很美的,像詩一樣。

      原來,在海馬回里儲存的記憶,除了人出生以后的記憶,還包括先祖的一層一層記憶(集體無意識)。

      是不是有一個故鄉在跟著我們走

      當我站在蒙古高原,站在父親生活過的草原上,包括后來我站在大興安嶺,站在呼倫貝爾,站在任何有蒙古族痕跡的地方時,只要是沒有被毀壞過的,它就好像一泓清泉,解我心里的渴。我心里有一種自己不知道的焦渴,必須看到這樣的風景;我就覺得我不能走開,一定要看,一定要努力地看,才可以解心里面的渴。

      所以,一切就有了解釋:當我站在草原上,我覺得似曾相識的原因是什么?是我的基因,在我的海馬回里,祖先曾經見過的草原,所有相關的信息,在我到了草原那一刻,全部蘇醒過來。所以好像重臨舊地,重溫舊夢,所以我覺得好像是走在夢里,走在祖先的夢里。

      這樣一個科學的發現,讓我覺得,別人可能看到我有時候愛哭,有時候人來瘋,覺得我是一個不可救藥的瘋狂的人,其實不是。我一說到蒙古高原,一說到鄉愁,就流淚,別人覺得我是一個易感傷的人,也不是。還有別的東西,在我們的身體里支配我們。

      每當講到內蒙古,我流淚的時候,是不是有一個故鄉在跟著我們走?無論走到哪里去,那個故鄉都還活在我們的身體里面?

      蒙古馬的鄉愁

      2014年9月,我去位于呼和浩特的內蒙古博物院演講,拜訪了一位很早就認識的朋友恩和教授。他跟我說了一個蒙古馬的故事。他說,馬也有記憶和對故鄉的想念,它的鄉愁,和人是一樣的。

      1972年,一位內蒙古著名畫家到越南參加藝術家的例會。一天,很多藝術家聚在海邊草地上聊天。這時,他看到遠遠有一匹馬一邊望著他,一邊在吃草,他也沒有特別在意。但是,大家注意到,那匹馬直直地就向這位畫家走過來。這時,畫家也察覺到了,仔細看了馬一眼,才看出來這是一匹蒙古馬。這是一匹白馬,雖然很臟了,但畫家還是認出這是一匹蒙古馬。當時,大家都想攔住這匹馬,不讓它走過來。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匹馬雖然骨瘦如柴,力氣卻大得不得了,一定要向畫家走過去。那個西裝革履的內蒙古畫家抱住這匹又是眼淚又是鼻涕的蒙古馬,摸著馬的頭、拍著它的頸說:“你怎么認出我來的?你怎么認出我來的?”

      他的激動,我想我們都可以料想得到:這匹馬知道——你是從故鄉來的,你可不可以帶我回故鄉去?當時這個畫家沒有能力把這匹馬帶回去,只能撫摸著它。后來畫家在回憶錄里,用了很大篇幅表達對這匹馬的愧疚。他把這樣一匹蒙古馬的鄉愁,講給所有的蒙古同胞聽。

  • 上一篇:1980 年出生,他的生活從斗志昂揚到意氣全無
  • 下一篇:活著本來單純
  • 首 頁-時事新聞-法律法規-吉林司法-自留地兒
  • 未經法眼網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不得轉載本站企業、職位及人才信息 法眼網 版權所有 吉林省司法廳法制宣傳信息中心 吉林省法律與經濟發展研究協會
  • Copyright ? 2015 www.twg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05008990號
 
尤文图斯对战恩波利 幸运彩票app手机版 人民币炸金花棋牌游戏 欢乐生肖综合走势图 升国际娱乐 电子游戏平台网站大全 博彩线上娱乐网站 球探体育比分网站 彩票单双大小规律技巧 mg电子平台 黄金五星毒胆计划软件 二八杠游戏作弊器下载 时时彩官网 快三怎么判断大小单双 时时彩人工计划 真人ag娱乐在哪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