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文图斯对战恩波利
當前位置:首頁 - 自留地兒 - 悅讀
自留地兒

    你在大霧里得意忘形

    來源:法眼網 發布時間:2017年05月02日

  • 作者:鐵凝 來源:讀者

      那時,我在冀中鄉村,清晨在無邊的大地上常看見霧的飄游、霧的散落。看霧是怎樣染白了草垛、屋檐和凍土,看由霧而凝成的微小如芥的水珠是怎樣濕潤著農家的墻頭和人的衣衫、面頰。霧使簇簇枯草開放出簇簇霜花,只在霧落時橘黃的太陽才從將散盡的霧里跳出地面。于是大地玲瓏剔透起來。此時,不論你正在做什么,都會情不自禁地感謝能擁有這樣一個好的早晨。太陽多好,沒有霧的朦朧,哪里能彰顯太陽的燦爛、大地的玲瓏?

      后來我在新遷入的這座城市度過了第一個冬天。這是個多霧的冬天,不知什么原因,這座城市在冬天常有大霧。在城市的霧里,我再也看不見霧中的草垛、墻頭,再也想不到霧散后大地會是怎樣一派玲瓏剔透的景象。城市的霧只叫我頻頻地想到一件往事,這往事滑稽地關系到豬皮。小時候,鄰居的孩子在一個有霧的早晨去上學,過馬路時不幸被一輛霧中行駛的汽車撞破了頭顱。孩子被送進醫院,做了手術,出院后腦門上便留下了一塊永遠的“補丁”。那“補丁”粗糙而鮮明,顯然有別于他自己的肌膚。人們說,孩子的腦門被補了一塊豬皮。此后,每當他的同學與他發生了口角,就殘忍地直呼他“豬皮”。

      城市與鄉村的不同,也包括諸多聯想的不同。霧也顯得現實多了,霧使你只會執拗地聯想起包括豬皮在內的實在和荒誕不經。城市有了霧,會即刻變得不知所措起來。路燈不知所措起來,天早該大亮了,燈還大開著;車輛不知所措起來,它們不再像往日里那樣神氣活現、煞有介事,大車、小車不分檔次,都變成了蠕動,城市的節奏便因此而減了速;人也不知所措起來,早晨上班不知該乘車還是該走路,此時乘車大約真不比走路快呢。

      我在一個大霧的早晨步行著上了路,我要從這座城市的一端走到另一端。我選擇了一條僻靜的小巷一步步走著,我慶幸我的選擇,原來大霧引我走進了一個自由王國,又仿佛大霧的灑落是專為陪伴我的獨行,我的前后左右只有不到一米的清晰距離。原來一切嘈雜和一切注視都被阻隔在一米之外,一米之內才有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凈”的氣派,這氣派使我的行走不再有長征一般的艱辛。

      為何不作些騰云駕霧的想象呢?假如沒有在霧中行走,我便無法體味人何以能駕馭無形的霧。一個“駕”字包含了人類那么多的勇氣和意愿,那么多的浪漫和瀟灑。原來霧不只染白了草垛、凍土,不只沾濕了衣衫、肌膚,霧還能被你步履輕松地去駕馭,這時你駕馭的又何止是霧?你分明在駕馭著霧里的一座城市,霧里的一個世界。

      為何不作些黑白交替的對比呢?黑夜能阻隔嘈雜和注視,但黑夜也阻隔了你注視自己,只有大霧之中你才能夠在看不見一切的同時,清晰無比地看見自己。你那被霧包圍著的發梢和圍巾,你那由腹中升起的溫暖的哈氣。

      于是這阻隔、這駕馭、這單對自己的注視就演變出了你的得意忘形。你不得不暫時忘掉“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走有走相”的人間訓誡,你不得不暫時忘掉臉上的怡人表情,你想到的只有走得自在,走得稀奇古怪。

      我開始稀奇古怪地走:先走他一個老太太趕集,腳尖向外一撇,腳跟狠狠著地,臀部撅起來;再走他一個老頭趕路,雙膝一彎,兩手一背——老頭走路是用兩條僵硬的腿去找平衡;走他一個小姑娘上學,單用一只腳著地,轉著圈兒走;走他一個秧歌步,胳膊擺起來和肩一樣高,進三步退一步,嘴里得念著“嗆嗆嗆,七嗆七”……走個跋山涉水,走個時裝表演,走個青衣花衫,再走一個肚子疼。推車的,挑擔的,背筐的,閑逛的,都走一遍,之后還走什么?何不走個小瘋子?舞起雙手倒著走一陣,正著走一陣,側著走一陣。要么裝一回記者拍照,只剩下加了速的倒退,退著舉起“相機”。最后我決定走個醉鬼——我是武松吧,我是魯智深吧,我是李白或劉伶吧……原來醉著走才最最飄逸,這富有韌性的飄逸使我終于感動了自己。

      我在大霧里醉著走,直到突然碰見一個迎面而來的姑娘——你,原來你也正踉蹌著自己!你是醉著自己,還是瘋著自己?感謝大霧使你和我彼此不加防備,感謝大霧使你和我都措手不及。只有在霧里你我近在咫尺時才發現彼此,這突然的發現使你和我無法立即停下來,于是你和我不得不繼續古怪著擦肩而過。你和我都笑了,笑容都濕潤,都朦朧,宛若你與我共享著一個久遠的默契。從你的笑容里我看見了我,從我的笑容里我猜你也看見了你。剎那間你和我同時消失在霧里。

      當大霧終于散盡,城市又露出了本來的面容。路燈熄了,車輛撒起了歡兒,行人又在站牌前排起了隊。我也該收拾起自己的心思和步態,像大街上所有的人那樣,“正確”地走著,奔向我的目的地。

      但大霧里的我和大霧里的你卻給我留下了永遠的懷念,只因為我們都在大霧里放肆過。也許我們終生不會再次相遇,我就更加珍視霧中一個突然的非常態的我,一個突然的你。我珍視這樣的相遇,或許還在于它的毫無意義。

      然而意義又是什么?得意忘形就不具意義?人生又能有幾回忘形的得意?

      你不妨在大霧時分得意一回吧,大霧不只會帶給你豬皮那般實在的記憶,大霧不只會讓你悠然地欣賞屋檐、凍土和草垛,大霧其實會將你裹挾進去,與它融為一體。當你忘形地駕著大霧沖我踉蹌而來,大霧里的我會給你最清晰的祝福。

      (一米陽光摘自花山文藝出版社《鐵凝人生小品》一書,宋光智圖)

      你在大霧里得意忘形

      那時,我在冀中鄉村,清晨在無邊的大地上常看見霧的飄游、霧的散落。看霧是怎樣染白了草垛、屋檐和凍土,看由霧而凝成的微小如芥的水珠是怎樣濕潤著農家的墻頭和人的衣衫、面頰。霧使簇簇枯草開放出簇簇霜花,只在霧落時橘黃的太陽才從將散盡的霧里跳出地面。于是大地玲瓏剔透起來。此時,不論你正在做什么,都會情不自禁地感謝能擁有這樣一個好的早晨。太陽多好,沒有霧的朦朧,哪里能彰顯太陽的燦爛、大地的玲瓏?

      后來我在新遷入的這座城市度過了第一個冬天。這是個多霧的冬天,不知什么原因,這座城市在冬天常有大霧。在城市的霧里,我再也看不見霧中的草垛、墻頭,再也想不到霧散后大地會是怎樣一派玲瓏剔透的景象。城市的霧只叫我頻頻地想到一件往事,這往事滑稽地關系到豬皮。小時候,鄰居的孩子在一個有霧的早晨去上學,過馬路時不幸被一輛霧中行駛的汽車撞破了頭顱。孩子被送進醫院,做了手術,出院后腦門上便留下了一塊永遠的“補丁”。那“補丁”粗糙而鮮明,顯然有別于他自己的肌膚。人們說,孩子的腦門被補了一塊豬皮。此后,每當他的同學與他發生了口角,就殘忍地直呼他“豬皮”。

  • 上一篇:一輪舊時的紙月亮
  • 下一篇:有書如歌
  • 首 頁-時事新聞-法律法規-吉林司法-自留地兒
  • 未經法眼網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不得轉載本站企業、職位及人才信息 法眼網 版權所有 吉林省司法廳法制宣傳信息中心 吉林省法律與經濟發展研究協會
  • Copyright ? 2015 www.twgu.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備05008990號
 
尤文图斯对战恩波利 河北时时qq群是骗局揭秘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捷 德克萨斯扑克规矩两对 足球比分007 北京pk10走势怎么看 天天乐彩哪里去了 石家庄沐足转让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 2019白菜手机注册免费领彩金 炸金花几率列表 冰球突破豪华版手机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推荐 北京时时彩平台哪里有 酒店按摩女 163老时时